您好  ,欢迎登录无忧乐行! |  登录

 
无忧乐行首页| 网络课堂 | 模拟练习| 学车动态| 驾考宝典| 驾校联盟
您的位置:学车动态学车新闻

深圳车管所三人涉受贿 收钱驾考理论考试"包过"

查阅次数:(290)次发布日期:2015-09-10 11:47:09.0

    1、上百人“包过”    庭审显示,车管所监考人员通过透露考题答案以保证考试必过,至少上百人因此顺利通过理论考试。    2、“无本”利润惊人    中间人员梁某凤要价往往是3500—4500元,龚某喜要价在3000元左右。一年多来,二人收取的费用达到230多万元。    3、民警受贿数额认定    检方认定,民警吴某波收受梁某凤给予的16.5万元,以及收受龚某喜给予的9000元。

    驾驶证理论考试包过。这样的揽客广告曾为驾培圈内熟知。如何包过?昨日,深圳市交警局车管所三名工作人员涉嫌受贿等罪名在盐田区人民法院受审。三名中介人员因涉嫌行贿罪同时受审。庭审显示,车管所监考人员通过透露考题答案以保证考试必过,至少上百人因此顺利通过理论考试。

    值得注意的是,2013年广东多地都曝光出车管所受贿利益链,与此同时深圳市交警局车管所开展了大轮岗,以阻拦利益输送链条。此案中涉及到的民警,则是借轮岗之机上任,但到新岗位后立即又重建利益输送链条,大肆在理论考试中收取贿赂。

    生财有“道”

    驾驶证理论考试,民警“拔毛”

    被控受贿罪名的深圳市交警局车管所驾驶证管理科民警吴某波,2013年10月,借车管所大轮岗之机,调任新岗位担任驾驶证理论考试考官,负责监考工作。负责驾驶证管理科内勤的民警严某海同样涉案,不过尚未被起诉。

    实际上,驾驶证理论考试并不复杂,通过率很高。由于国外驾照换领中国驾照,需要在中国通过理论考试,对一些外籍人士来说,理论考试成为“拦路虎”。

    由此,驾驶证理论考试包过也就成为了一门“热门生意”,负责监考的吴某波、严某海也成为重要的公关对象。

    从检方指控来看,向吴某波行贿的至少有两个中间人。一个是车管所临聘人员梁某凤,一个是在车管所附近从事二手车生意的龚某喜。

    一名叫做李某湖的中介人员供述称,他与梁某凤早就认识。梁某凤早于2011年就在深圳市车管所工作,系临时工,主要在窗口从事文员工作。

    2013年3月,李某湖找梁某凤搞定理论考试包过事宜,梁某凤最初找到一名负责监考的临时工曾某辉帮忙。曾调走后,她才找到民警吴某波。

    梁某凤供述称,她并未与吴某波商讨费用分配事宜,而是按照其他人的操作手法,以每人三四千元不等从中介手中收取费用,她个人得500元,剩余的给办事民警。

    从事二手车买卖的龚某喜,由于可以直接联系到吴某波,少了梁某凤这道中转程序,因而在市场上的要价更低。

    中介人员李某湖的供述显示,梁某凤的要价往往是3500—4500元,龚某喜要价在3000元左右,为此他多次找龚某喜办事。

    动员同行

    “这钱是车管所上班必须要收的”

    “包过”到底是怎么办的?理论考试监考是由一个民警一个临时工共同完成。吴某波在2013年10月到新岗位,对业务不熟悉,就安排原本负责监考的临时工周某实施“帮忙”。

    周某供述称,她主要的责任就是在监考时,偷偷告诉考试人员答案。庭审并未透露“考试放水”的细节,但有知情人透露,理论考试全部都是选择题,往往通过手势等方式暗示答案,从而隐秘地完成。

    周某供述称,吴某波为表感谢,共分给她3.5万元。不过,吴某波到岗一两个月后,熟悉业务,理论考试题的答案也都知道了,就不再由她负责透露答案。

    周某的口供中还称,在这一两个月中,她每天都帮十来个人通过考试。开始她不知道吴某波给的钱是哪来的,吴某波只说是领导、朋友帮忙给的红包,后来她自己推断可能是中介给的。她最初不敢收吴某波给的钱,但吴某波说:“这些钱是车管所上班必须要收的”,她才收下。

    最终,检方指控周某受贿3.5万元。周某昨日一同出庭受审。由于涉案金额不多,她已处于取保候审状态。

    除驾驶证理论考试外,插队安排考试也成为受贿敛财的一大途径。有证词显示,由于每月只能预约一次理论考试,为了加快考试进度,不少学员通过中介花钱插队考试。从检方指控来看,车管所临聘人员梁某凤以及民警吴某波均有因此收受钱财。

    涉案金额

    两名中间人一年收230多万元

    这样的生意,在一定范围内可谓众所周知,多名下家通过中间人搞定驾考事宜。有证人称,他经手的这种花钱搞定驾考事宜人员超过百人。由此产生的利润也惊人。

    中间人员梁某凤与龚某喜,反侦查意识较为粗疏,均是通过银行卡收取下家给予的钱财。根据银行转账记录显示,在一年多的时间内,他们收取的费用达到230多万元。

    根据深圳市司法会计鉴定中心审计,从2013年3月到2014年7月案发,梁某凤通过多张银行卡收取五名中介人员的好处费共计183.32万元。其中中介人员李某湖给予的好处费达到83万元,李某湖因为行贿罪一同出庭受审。中介人员刘某,系某驾校加盟网点工作人员,给予的好处费为8.7万元,也因为行贿罪一同出庭受审,开庭时已处于取保状态。

    另一名中介人员柴某华给予的好处费高达47万元,洪某秀给予的好处费也有40万元,洪某兰给予的好处费则为3.5万元,这三人未被同案起诉。

    龚某喜一共收取了三名下家给予的48.5万元,这包括前述李某湖给予的38万元,洪某兰给予的9.2万元,以及陈某杰给予的1.2万元。

    不过,由于这两名中间人都是通过现金与民警结算,最终落入民警口袋的究竟有多少则成了谜。

    检方指控

    民警吴某波收受17万元

    中间人梁某凤早于2014年7月就落网了,她最初的供述都很稳定,称给了民警吴某波20万元左右。不过最后一次供述中她翻供称,给了民警吴某波至少60万元。

    在法庭上她承认收受了180万是真,但并非都落入她的口袋,她表示身为一个临时工并没有与如此大额受贿相匹配的能力。

    对于翻供的原因,她则表示,最初她想自己揽下更多的责任,但是没想到吴某波却将更多的责任推向了她。

    中间人龚某喜在2014年8月10日被刑事拘留。他最初的供述显示,他向吴某波行贿高达35万元。不过事后翻供称,只有现金9000元,以及一些烟酒。

    他翻供后的供述与吴某波的供述惊人的一致。对于翻供的原因,龚某喜则称是因为将行贿吴某波和另一车管所民警严某海的金额搞混了。

    严某海并未被起诉。检方对龚某喜行贿仅认定3 .5万元,但其供述所称行贿30多万元究竟去了哪里?尚没有答案。

    被指控受贿的民警吴某波只承认收受梁某凤给予的16.5万元,以及龚某喜给的9000元和一些烟酒。检方在认定受贿金额时,认同了这个数字。

    车管所临时工梁某凤除了有高达百万的受贿指控外,其向民警吴某波送钱的行为被检方认定为行贿罪。昨日庭审中,三名车管所工作人员,三名社会人员均表示认罪。案件尚在进一步审理中。

    放水手法

    由于驾考理论考试全部都是选择题,“帮忙者”往往通过手势等方式暗示答案,从而隐秘地完成“包过”。

    ——— 知情人

    反思

    大轮岗之后腐败案仍旧发生

    值得注意的是,此案发生的背景。2012年到2013年期间,广州、佛山以及湛江等多地车管所系统均爆发窝案。车管所业务涉及到市民考驾照、车辆上牌年审等,既和市民的个人利益有关,若出现腐败,个人驾照和车辆年审掺假,问题驾驶者和车辆上路,又关系到公共安全。

    为此深圳市公安局也高度重视,在2013年群众路线教育活动中,由市公安局长亲自牵头整改车管所业务。

    根据介绍,当时业务方面,采取了一些流程再造,比如以前需要多个窗口办理的业务,现在采取一站式服务,还开通网上预约服务;单位内部,对在车管所工作5年以上的人员都进行了交流。

    不过,从吴某波一案可以看出,吴某波在2013年10月从窗口岗位调任到监考岗位之后,就迅速重建了利益输送的路径。这表明,彻底破除车管系统腐败,尚需更为有力的措施。


上一篇:甘肃出台新规 驾考考场出现新变化 下一篇:杭州限牌新政催生驾考大军 驾照成为摇号门槛

最热教学视频

客户服务
live chat